網頁

2009年8月5日

被搥被揍被潑到醒

好像是二上的低落期養成的習慣,心情不好就相機抓了去散步,但最近拍完照卻沒有得到多少的快樂,那感覺就像是拍照只是單純按下快門,而不是尋找反映自己心情的影像,空虛。

上星期,準備離開實驗室時突然想出去走走,帶了腳架、相機開始環繞中大。結束後才發現,這一陣子,並不是因為有進度要趕或是活動要幫忙把自己弄得那麼累,而是自己害怕害怕入眠,不想面對醒來後浮現在腦海中畫面。讓自己投入某些事物、完全消耗自己的體力,希望睡眠可以更單純、腦子少胡思亂想。

是,我是忘記了在信義區那晚的吶喊、那夜的感動與回響及當時的構思與邏輯。但卻想起來那時想像的影子並不是我,我沒辦法就這樣丟下過去只面對未來的挑戰。如果要讓未來背負著遺憾、罪惡感、躊躇不安的心情,那麼是否駱駝又更接近最後一根稻草了?
既然沒辦法丟下不管,就去面對、嘗試看看,或許可以更了解自己的想法,更了解別人看到的是怎麼樣的我。

該選哪條路?
找一個隨時可以告訴我:「醒醒吧阿宅」的人
讓自己成為Iron Maiden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