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

2009年12月6日

新莊校慶

用了校慶之名,讓大家可以有個機會回去聚一聚。

一出高鐵站,看到對面很明顯的看板...

22度超溫暖!!

直衝新莊,一到學校聽到那朝氣、瘋狂、歡笑、尖叫,混雜在一起的聲音,感覺好幸福...

平日只有升旗時才會有人站在上面供大家朝聖(?),但今天,趕秀才會贏。











...話是這麼說,但學弟你也太敢了,有種轉身脫褲子!!

園遊會。常常一堆人在攤位前賣著幕後根本沒熟的食物,或許噁心,但在那吶喊、叫賣當中,總能得到很珍貴的回憶。










身為天文社的一份子,當然要回社團逛逛。到地下室後,看到整片的書法,後來才知道,原來薛老師還是有在學校指導學生。





現在學弟感覺越來越強,社課大多都是自己上,而不是全部交給阿端。


不過...好像自從小威那張痛痛貼照片開始,這樣的微妙腐照就越來越多了 (心...誤很大)






小豬、婉蓉、昱平、Simon...謝謝你們願意回來,超想抱你們的QQ(根據ㄆ友的閃光說法...全形Q比較大,更能表達自己的心意)

逛逛校園,想想自己當時的心


小花園終於不再只是喜鵲的窩。


在這看的到樓梯就看的到廁所的學校,畢業後感覺校外廁所好少是大家共同的心聲。


雖然上面是寫著恩理的綽號,但畢竟這張桌子我也睡了他一年(?),總要回來看看他


高三常常鑽這門縫出去買東西,因為校規只有規定不能爬牆,沒說不能穿門縫...XD


從高一就說要蓋的體育館終於動工了,以後不用再烈日下激戰了!




寧靜之中帶有著舊時的悸動,明年校慶,我還要再回來!

鄉愁,愁於念鄉?還是念舊?

距離上一次回高雄,並不是上大學以來最長的一次,但卻有種離開很久的感覺。

不知不覺,門口的不知名的植物將地盤擴張到一層樓高、架子也因八八水災而更換掉,

住了18年的房子,卻忘記了樓梯的燈是在左邊還是右邊,

客廳還是一樣,充滿著書、CD、衣服和父母兩人各自的夢與理想,

廚房被大肆整理過,我卻沒有幫到一點忙,

對洗手間的所有事物感到陌生,停在門口一陣子才發現...全都沒變,

走上樓,

打開了房間門,映入眼簾的是厚重的顏色...不對,我的房間還要再走一層,

終於回到自己的小小領域,雖然擺飾都已經被移位,

但至少,我的書櫃、衣櫥、書桌、陽台,該在的都還在。

我...存在的證據?外部記憶?謝謝在我記憶中過去的所有人。

2009年12月2日

扶手

偶爾生活感到無助、迷失了方向,會想抓住扶手繼續前進。...我是不是太常去找扶手了?

在三天就滿一年了。在這些日子裡不斷陷進自知不可以卻又一直去想的無線迴圈當中,偶爾自憐自唉的覺得...去他的爛世界。
翻了09年拍的照片後,覺得生活應該再多一些愉快的心情。既然放不下的話,那就繼續保有這份情感,把一些快樂滿足放進去,任由記憶去享受還殘存的溫暖。
透過旋律,聽到自己的世界、看到以前的無憂無慮。我不需要陳奕迅、更不想抓著劉若英,或許他們確實敘述了的悲傷與心聲,但這不是我。我更喜歡藍眼睛的小肥貓四處亂跑,後面跟著一個享受人生的傻女孩的情節,這樣帶著過多的天真與不可思議,卻更接近我所希望的世界。

活了20年,應該還不會太遲:その 素敵な奇跡を…

我似乎更喜歡自己的笑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