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

2010年1月10日

書蟲:歷史學家

More about 歷史學家

這本書買了應該有兩年左右,每一次拿起來翻到書籤面時總發現早已忘記劇情的連貫,而一再從頭走一遍。就這樣直到了第三次閱讀時,才開始咀嚼出這本書的味道:淡到不能再淡的血腥味。

作者似乎想讓景色浮現於讀者眼前,使之感到身歷其境而了太多不必要的敘述。似乎忽略了,重點應該是故事內容,而不是一二再再而三的風景介紹(或許只有我吧?但我真的不在乎教堂是長什麼樣子、坐在火車上的老奶奶在打盹或是主角上拉丁語時很混,所以忘掉拉丁語怎麼讀...等等這樣的事情),於是我抓到讀這本書的訣竅:忽略風景、路人、季節...等等與劇情無關的敘述(儘管如此仍舊花了很久才看完第一章)。
2009/10/6 上午 10:47

2009最後一天把他讀完,這本書確實越嚼越入味,最後200頁如果不是因為累了,真的會讓人放不下書。不會推薦別人看這本書,但卻會永遠記得他。儘管在最後的結局收尾莫名其妙,但作者對於時空上的跳轉確實讓人驚訝,到底作者是處於什麼時間點觀看這件事?又或者文字正在什麼時間點發生?這樣的技法相當新鮮,甚至比吸血鬼偷聽更有趣。

在網頁遊走許久,不知道應該給這本書幾顆星的評等,向人介紹這本書時,確實會給他相當大的負評,但不知道是哪一部分的直覺,總感覺有一天會再把這本書從頭到尾看一次。或許吧?

2010年1月3日

2010第一次喝酒

過去一年從討厭酒那種苦味,變成喜歡喝酒後那股暖意,似乎喝完後什麼表情都不用想,只需要笑就可以了。

起因雖然是因為覺得很冷才想喝,到最後沒想到是跟兩個意外的傢伙邊喝邊聊天。雖然有很多話沒有說出來,但感覺很舒服。
聽到些讓人震驚的消息,在意卻又有種輕鬆感冒出來。好像我人生的情節越來越接近ARIA的情節,改天會不會突然說出「そのオレンジの日々を」這樣的話。


我不酗酒,只是希望品酌一點能讓自己更喜歡這世界。

一不小心喝太多...有人喝梅酒喝到頭疼的嗎? 嘖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