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

2010年4月26日

不是不想抓,是不敢抓!

菜鳥警:學長學長!那邊有飆車族砍人
老鳥警:喔~(哈欠)
菜鳥警:學長學長!那邊剛好像有女生被壓上車
老鳥警:喔~(煙)
菜鳥警:學長學長!那邊有人紅燈右轉
老鳥警:他媽的攔下來呀!沒王法了是不是?

記得第一次看到這簽名檔時覺得很好笑,但現實就是這麼無奈。

有陣子飆車族打死人的新聞鬧很大,動不動就會說哪個地方的警察都不抓,浪費國家公帑之類的,剛剛又看到:無照躲警摔車!少年控警見死不救。想到去年暑假搭sec的車回高雄,就聽了點警察的辛酸血淚史-飆車族,抓不抓?

  1. 抓到且對方沒受傷,恭喜你盡到了人民保母的責任。
  2. 抓到但對方在追逐期間騎車雷殘,家長很有可能跑去找議員:我小孩絕對不是會做這種事的,平常都很乖,一定是警方執法過當!
    (雖然抓到後是兩種可能,但看到警察束手就擒和加速逃逸兩種事件比例不會是1:1!)
  3. 不抓頂多是被酸,偶爾幾個保母被抓出來罵就是了。

各行各業各有辛酸,警察或許飯碗不軟,但運氣才是王道。立功全看上天,誰管他有沒有王法,法律也只管得住守法的人。我並不是支持警察可以看到壞人先放無雙再說,但是很不爽發生這樣的事情後,報導內容是少年有多慘,或警察是否該檢討、道歉、給家長合理解釋,卻沒新聞提到少年接受的法律責任及其他未受傷的無照、未戴安全帽的少年後來又被如何處置。

是說...sec條件還不錯,就算不爽當警察也可以開個牛郎早餐店之類的(跑走)。

2010年4月3日

喔?不,這只是一篇欺騙自己的笑話!

聰明的人會找到藉口來欺騙、安慰自己讓事情變得合理。這份合理,卻讓人感覺像個白癡。要投入多少心力去接受世界是自己決定的,但我卻自以為是的去幻想了這個世界,既不是給自己一個藉口、也不是去接受,而是徹底活在一個幻想裡得到滿足。仔細想想,一切的事情(#20100402)都跟我無關,但也因為這樣,而感受到這樣的想法到底有多幼稚、虛幻。唯一需要去改變的,就是接受每個人都有著自己的價值觀,而這一份價值觀的定義是可以勝過很多固有的規則,不是約定俗成而是完全的個人主義。停止去猜測與人之間疊加的相位長量,能推估的只有下一瞬間的狀態,而不能預測最終的結局。

夜深人靜時,才學會如何面對自己,但是卻也沒有人可以告訴你,這樣的你到底是不是真實的你。說不定在黑夜中只是帶著更偽善的皮囊對著鏡子又哭又笑。很難想像當年那位認同我想法的少年,如今成為了撻伐的目標。如果人類發明了時光機,如果人類能回到過去,如果人類能想起過去,我只希望他能變回我所認識的人(除非那也是一塊木頭雕成臉)。

老師希望我們看待別人好的那一面,把這句話往腦裡塞,想辦法記住、體驗這句話,但也不要忘記:人不會,也不可能是完美的聖人。可以人人待之如賓,不可皆侍之如親。還是得讓生活有點分寸,不願再重演兩年前的鬧劇,成為受制於自由的奴隸。

努力盡情大笑為喜愛的事物投注,誰知道會開幾號呢?

階段

去年四月,參與了第一次收到紅帖的婚禮。當時驚覺,周邊的人也會越來越多這些事情,不知道哪天又有誰會給大家驚喜。不過值得慶幸的是,至少可以確定:我們還不需要為了社交而出現在這些場合裡,而是為了某種祝福、喜悅、欣賞而前往這些邀請。

今年,又收到邀請函了,並不是紅色包裝(總覺得該竊笑一下)而是一般信封包裝。原來是士瑜要辦音樂會,雖然之前就有收到國小同學的音樂會邀請函,但很可惜收到的時候音樂會已經結束,而沒有辦法參與活動。因此這一次收到,一定要衝去參加。

在整天忙碌生活結束後,首次在板橋站下車,在前往會場的路上看到一家花店:999朵玫瑰只要1XXX,又剛好某洪同學打電話來,當時差點衝動走進店裡買花,不過還好荷包幫忙回復了理智。不然我想會場大概會出現:「獻花,親一個!親一個!親一個!」的閃光情節。在音樂會開始前趕到會場,在節目單上看到好幾個熟悉的名字,儘管後來證實只有一個名字屬於我所認識的人,但仍讓我感到驚奇,原來大家這麼近。

燈光暗下後,幕上映出了詩句,敘述著旋律的心境。不得不承認,已經很久沒有聽這種類型的音樂,感覺變得只喜歡能和自己情感共鳴的旋律。看著台上的表演者彈揚琴的樣子,那專注的神情讓人敬佩,不禁好奇,在他腦海中的又是個什麼樣的景色?另外有面蛇皮做的鼓也讓人印象深刻,有趣的是其演奏者從頭到尾的表情都是(^w^),看到都快笑出來了。

隨著歌曲一首一首過去,看著演奏者交替上場,產生了一個疑問:「啊士瑜哩?」腦中回想了一下應該尋找什麼樂器的演奏者,突然了解到自己的迂。上台兩次的那位兩百倍超級大正妹(事後被提醒不准在心得文中提及幾倍,所以就把幾倍刪除了)就是士瑜啊!高中畢業時對她的印象停留在陽光、奔放、燦笑之中,沒想到現在變成了氣質正妹,真讓人好不適應呀!

最後沒有留下來和大家敘舊,不過氣質正妹士瑜姐(這樣夠朋友吧!)在忙完後竟然還打電話來感謝參加,雖然那天台北空氣品質很差眼睛就有點濕了,但接到電話時真的是感動到都快哭了,希望下一次還有機會參加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