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

2010年11月13日

夢裡的感覺

『還沒睡?』「我不意外這是你最後的結局」「因為最後煩了呀」「誰叫你平常不練習跟別人的相處」「希望是真的看開而不是在騙自己」「不能理解為什麼那會是不可逆反應」「像我不太會動感情」『沒什麼,就朋友』「想跟你出去走走」「最早講的一樣抽身」「沒什麼呀,跟我比起來」「沒必要跟你講或是個人隱私之類的」「這回答不是很合理嗎?」「他沒義務知道」「是你自願的吧」「你的態度如此善變才讓她很難對你放心」「如果當事人不在意,社會價值不會束縛他」「你這假設的立論完全不同阿」「好自我感覺良好阿」「只會拖」「開始放掉了嗎」『膚淺』「天真」「用這個表格衡量的話,你的心智年齡大概只在高中生程度」「在刻意製造」『晚安喔』「當作你解讀關係的例子」「更不知道如何相處」

文章寫了好幾次,最後決定在這個屬於我的地方嘶吼般的亂吠,也不用去在意什麼繁瑣的事情。

我是個自私又佔有慾強烈的無聊男子,其實很討厭說話,因為聽別人說話其實比較自在。但是,我卻遇到了漸漸不再說話的人。從自己找話題來說的時刻開始,總覺得心裡有股被壓抑的感覺,在夜深人靜的時刻特別作響,到底是對於自己的無能還是對於別人的態度感到失落的問題感到絕望。我厭倦了在討厭的情緒中觀望、等待,對不起原諒我(將來可能)的忽略。

我只是想花點時間找回最自在的狀況來面對彼此,否則我只會撕裂和破壞。

...望著床邊的書架,將手靠在最適合的層板上,只希望夢裡的情節,在手臂上多一點溫度。

用光影寫作

因為一句台詞而被推薦去看「第36個故事」。或許是因為影片中充滿著甜點,感想竟變成了:「好食!入口後的味道雖沒有大起大落的驚艷,但卻有著適當的甜中帶苦。」劇中的故事其實有些不切實際,現實生活中很少有人可以開間咖啡廳就如此順利建立起特色或口碑,更不要說當中傲嬌店員的態度在現實生活會被客訴的情形了。但我認為影片想帶給大家的是想想如何去追隨自己的目標,儘管可能因時空不同而改變,但至少不能遺失掉了熱情。片中拿鐵金剛換照片的橋段以及價值交換的想法讓我產生些許共鳴,有時讓人喜歡的照片並不在於他的構圖、光圈、快門,而是心理價值,那一份影像帶來的思緒。

曾經在一張張拍照中感到空洞,變成了制式化的按下快門,忘記那一剎挪表示的到底是什麼,是表情?心情?還是紀錄?陷入不知道答案的漩渦當中,突然對拍照感到疲倦。直到88水災後看到一位公民記者,那著入門級的設備直入災區,他沒有拍出災民痛苦的表情、官員去致意的畫面,反而只拍了災區正在搶修的畫面,並不是最好的照片,但卻扎實地衝擊了我。想起來快門不是為了打工告訴老闆我拍了很多照片,而是自己想分享給別人該處的感覺或心情。儘管每個人看到圖片後有著不一樣的感受,但如果能有任何一幕給了別人些許的想法,對我而言就已經足夠了。這樣的理想或許很容易變成空虛的目標,但只希望在將來,不會忘記自己是為什麼會想拍照。

聽過有人說,攝影(photograph)在古希臘文原意是「光線的描述」,我不懂古希臘文也找不到參考資料,但這樣的說法,讓人很喜歡。

(感覺最近寫東西都很卡,明明沒有手震呀!)

2010年11月7日

跟內容無關的電影心得

看過了奪魂鋸那麼多集,原以為這已經變成單純的暴力血腥限制級。沒想到今天看完後,竟然透過當中的劇情想透了一些事情。「...將生命視為理所當然...」,到鬼門關前走一遭、為自己生命奮鬥過才知道珍惜,既然有失去的危機才會珍惜,那麼若可想像失去的感覺,是否更能踏實地生活?

自己是個將快樂與情感混為一談,開始不自覺得投入一切的白痴,而有這樣做的價值是? Nothing! 真正需要的其實只有良知與信仰,多餘的情感是沒有必要的。自從之前的事情後一直有種很冤枉的感覺,好像對有些人的付出與回饋不成正相關,覺得自己像是個魁儡玩偶般的存在。事實呢?那些以為可以拿一切代價做交換的原則,不過是活得太安逸的證明:「當你的價值不只如此,少發的工資便是用熱情下去補貼的。」我以超過了價值的熱情去交易一份關係,換來了不甚滿意的回饋,接著還繼續丟出多的熱情下去不是活太閒就是有病愛玩,一句「不爽不要做」不就解決了?
我想適合的信仰就是讓自己過的更踏實,而不是盡做些原始目的為讓生活更沒好最後卻成為阻礙的事情。這並不是踏入一團取暖的氛圍,而是讓變得更加強壯好與狀況對峙,不需擔心那些”虛弱”的人,關於將來會面對到什麼樣的境地,他們很清楚。

很少有這樣被點通的感覺,儘管這樣的想法並不是沒有過,但就一直感受到某些心結糾纏著,這些愁情煩事不該獨自承擔,那就流放吧。在走出電影院的那段時間才開始回想要怎麼把這份冷靜與心情保留下來,而不會讓這兩小時變成短暫心驚膽跳純粹給腦袋一個刺激的片段。回家路上感覺自己並沒有那麼玻璃娃娃,只是對心過度的眷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