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

2011年4月25日


有時希望可以乾乾淨淨的讓一切變成沒有人會注意到的標記,卻又矛盾地希望有人在意這標記所在的地方為何處。

出門一整天,微笑、臭臉、裝死的表情在一起輪替,不知道到底是想表達什麼給誰看,只好走到城市中突兀的小花園散心,回想曾經最自在的日子是什麼樣,也想想要不要成為那個的樣貌。

是貧乏的知識所帶來的自卑感,還是成了附屬品的空虛感?星期五和朋友聊天得知的事情完全重演,從旁觀者變成了參與者,滋味可真是難以言喻。而事實證明了只有我去在意那些空泛的細節,所以不會有迴響,社會就是如此殘酷。

浮誇吧!大娛樂家。

2011年4月21日

星期四

這學期的星期四總是讓人特別期待,而這樣的期待最近似乎開始起變化。

一開始只不過為了在工作中找到興趣以享受工作,因此就用了大天橋腿庫飯作為享受星期四上課到晚上的誘因,沒想到最近誘因越來越多,現在除了嘴巴有東西吃外,腦袋有養分可以吸收、眼睛還有冰淇淋可以吃,甚至下課離開時發現機車剛好停在一起而讓人心裡撒小花,不斷在安全帽裡大喊:為什麼不是同一間學校可以約一起上下課順便吃消夜呀!

...結果在回家路上竟然又看著前面機車騎士的腿發花癡,果真是美好的星期四(遮臉)

DELL你怎麼了(搖)

2011年4月18日

適當的狂傲

「別人是能夠改變的」這樣的理想主義總在生活中對很多事情上演,但最近漸漸發現每個人對於事情的堅持與想法經常是堅定不移難以改變的。儘管看到了令人厭惡的事物,如果那就是對方喜歡這樣的生活模式,那麼又有什麼好強求的?適時的把別人當笨蛋,生活可以更輕鬆愉快,何樂不為。

理想主義的想法已經不只一個長輩提過了,強迫自己修改至今已有三至四個月,發現自感良一點確實可以讓許多事情更順利進行。

甚至是情緒。

2011年4月13日

時間不同步

前陣子帶手錶去消磁兼換殼

回來以後,我開始沒辦法和他的時間同步,儘管每天照常供給他需要的動能,卻仍必須定期讓彼此的差異調回正常值,不然彼此的存在都不是必要了。

昨晚上網查了一下,原來這種等級的機械蕊心(7s26)本來就是這樣,之前只不過是運氣好,得到了願意配合我演出的刻度。

「不如就換掉吧?」這樣的念頭冒出了芽,但是付出的代價又是何其龐大?如果偶爾調整一下就能使他完美,就繼續待著吧。

...機械錶原則上可以活個15年左右,下次還是找師傅幫忙調教一下每日誤差好了...:P

2011年4月9日

腦袋還在長

複數,之前就只是覺得多了一個根號負一的數,對於運算性質的由來從來沒想過,課本寫什麼就怎麼用。到了現在才知道,原來之前用在光學、電磁、微積分那些奇怪的運算方式其實是轉換坐標系來表示下的運算結果,之前那些硬背計算結果的量化推導的運算符號在腦中閃過了解的瞬間,真有種難以言喻的快感(?),就在最後要離開時,突然覺得念數學系如果都是在這樣的氛圍下的話一定超爽。原來在演示實驗室說:「如果以前有人這樣教我物理,搞不好我現在就不會念文組了。」的那些參觀者他們的感觸是這個樣子。

這種學習的快樂,竟然是到了大四才感受到,而且還不是透過大學教授或自己,實在有點可惜。不過說回來大概也只能怪自己還沒長大到能隨時沉浸在多寫一個程式勝過打一場電動的思維當中。

老肝不死,只是生活

高中時代總能只睡五至六小時自然醒,到學校繼續補眠,到了大學不知道為什麼完全辦不到。昨晚不小心又拖到一點才睡,沒想到凌晨六點就呈現磨蹭棉被剛睡醒的貪睡蟲狀態。

而當中的差異就是:適合的溫度和偏黃小夜燈(神壇紅色那種大概會睡不著吧...),雖然很清楚開燈睡覺品質較差,但從來沒想到效果如此顯著。突然很慶幸上大學後一直有室友會關燈,不然照這樣子玩自己身體,大概不出幾年就茶几了。

期待自己今天奮戰工數不會睡著...

2011年4月7日

抽兵種

上星期兵種抽籤通知書寄到家裡,剛好唸的科系可以更換籤筒,改變裡面三軍分配的比例,又因為前陣子健保一直要學生證影本證明身分,而造成不確定究竟抽籤時需不需要提供科系證明的文件以更換籤筒。上網一查,鄉民們的資料又是各版本都有,政府單位機關網站很多又是IE only,最後跟家人溝通結果才發現,原來政府確實知道準備徵收的傢伙念什麼科系,而且理論上快畢業了。

因此最後結論:「不需要擔心證明文件。」
而根據學長的經驗:「需要擔心區公所人員忘記換籤筒。」

到最後問題不在自己身上,一切交給命運吧(攤手),希望8/10海、空軍能中就好了。
4/8訊息更新:海軍艦艇兵get


關鍵字:役男抽籤分類對照表

2011年4月3日

中壢 X 高雄 X 騎車返鄉環半島

寒假期間突然一股熱血高漲,買了地圖就打算騎機車從中壢騎回高雄。事前沒做什麼準備,也沒把算過夜,只因為計算過路線約340km後,非常愚蠢認為340公里除時速60然後就5.5小時後到家,完全忘記需要停車這一回事。於是就出現了早上10點出門,回到高雄家中是10:30的嚴重錯估事件。

其實如果要走台一還西半島真的難度很低,因為指標其實還算清楚,標示較為混亂的只有台中彰化那一帶,尤其是彰化,相較於其他台一走過的地方,帶給我更接近鬧區的感覺,偶爾會看到指示台一線前方轉彎的標誌,卻在轉彎後發現他又岔開好多條。所以最隨時注意道路公里標示,發現數字不對趕快回頭。

油錢的部分,從桃園中壢騎到高雄仁武包括迷路、台南逛逛多燒的部分大概是92無鉛250元,如果需要休息、上廁所,路邊常有提供全套服務(?)的7-11,不論乾淨或舒適度都比加油站好很多,所以不太需要因此而特地跑入市區。很可惜忘了拍下出發前、後的機車里程數,不然可以再弄點專業好玩的紀錄出來。

其實這次旅(ㄅㄧㄠ)程(ㄔㄜ)算是運氣很好,第一次天氣很不錯,第二是能安全騎完全程。雖然台一線會避開切入市中心,但仍與很多主要道路或是交流道相切,所以有些路段車流量還是不少。就在騎到新竹被一些恐怖駕駛嚇過一兩次後,剩下路程是保持著「想害人是路上生物的天性」的心態發狠騎完。感覺會出現在後面的,除了條子以外其他都不恐怖,油門催下去距離拉開就算了,但在前面的,請永遠記得「想害人是路上生物的天性」,誰都不知道下一個路口會不會有人突然從路口衝出來、前面一台車會不會突然右轉彎或緊急剎車甚至是下交流道的車子忘記該減速了。

比較遺憾的就是儘管沒有時間的壓力,我還是漏拍很多照片,騎機車一閃過去腦中覺得喜歡卻已經不方便回頭,只能期待再相逢了,希望這樣的瘋狂可以有下一次的機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