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

2011年4月25日


有時希望可以乾乾淨淨的讓一切變成沒有人會注意到的標記,卻又矛盾地希望有人在意這標記所在的地方為何處。

出門一整天,微笑、臭臉、裝死的表情在一起輪替,不知道到底是想表達什麼給誰看,只好走到城市中突兀的小花園散心,回想曾經最自在的日子是什麼樣,也想想要不要成為那個的樣貌。

是貧乏的知識所帶來的自卑感,還是成了附屬品的空虛感?星期五和朋友聊天得知的事情完全重演,從旁觀者變成了參與者,滋味可真是難以言喻。而事實證明了只有我去在意那些空泛的細節,所以不會有迴響,社會就是如此殘酷。

浮誇吧!大娛樂家。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