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

2011年4月9日

腦袋還在長

複數,之前就只是覺得多了一個根號負一的數,對於運算性質的由來從來沒想過,課本寫什麼就怎麼用。到了現在才知道,原來之前用在光學、電磁、微積分那些奇怪的運算方式其實是轉換坐標系來表示下的運算結果,之前那些硬背計算結果的量化推導的運算符號在腦中閃過了解的瞬間,真有種難以言喻的快感(?),就在最後要離開時,突然覺得念數學系如果都是在這樣的氛圍下的話一定超爽。原來在演示實驗室說:「如果以前有人這樣教我物理,搞不好我現在就不會念文組了。」的那些參觀者他們的感觸是這個樣子。

這種學習的快樂,竟然是到了大四才感受到,而且還不是透過大學教授或自己,實在有點可惜。不過說回來大概也只能怪自己還沒長大到能隨時沉浸在多寫一個程式勝過打一場電動的思維當中。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