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

2012年12月4日

全校學生幹部座談會

這次全幹會跟我腦海中的任何一次都不一樣,以往都是在觀眾席上思考要不要發言,今天我變成思考問題該不該提,或這樣的問題該如何提的主持人。剛開始主持會議時相當緊張,但經過幾個議題後,卻突然覺得眼中看到的畫面銳利度提高、亮度增加、時間造成的壓迫感消失,了解現在正被全場注視著、等待你下一句話,講出口,就是正確的開始...原來在這位置所看到的景色,是這樣的感覺。

在會中,努力地想著要如何合理地提出對學校的建議,但是不論多努力,卻可以預料到最後的失望,畢竟最現實的問題就是經費不足。學校有很多東西需要經費,而我們可期待的改變,大概就是讓學校同意我們提出的事情是重要地、有急迫性的,才有機會讓事情真的推展開來。

這一次的會議,總結來說其實不甚滿意。這次我覺得學校應該要解決的幾個問題:「學生活動空間不足」、「無障礙空間的改善」、「轉系問題」,感覺最後都變成一種疑似有解又好像有問題的狀況。當學校也說出現在經費不足,但未來時程多久(以年當單位)會弄的時候,議題似乎就應該結束了,不過這樣的事情我相信如果學生沒有繼續追蹤,事情就會石沉大海。似乎事情當下若得不到「我們會快速完成他」的答覆,便會進入「有人提,我才做」的迴圈。
當然這可能是我對學校信心不足而產生的負面聯想,希望不會是真的。

偶爾想起來,如果重新回到台上,或許改變我的說法會有機會扭轉被打槍的局勢,不過誰知道呢

2012年8月24日

捷運左營站二年的改變

兩年前曾就高雄捷運左營站寫過一篇文章,今年回高雄突然發現有了點改變。

之前用瓦楞板做的指示牌終於換掉了,現在變成了壓克力吊牌


但那恐怖的活動訊息依舊沒有一個正式的欄位,仍舊直接貼牆上


不過原本貼滿海報的另一面牆,換成了小型商店街倒是不錯,而且轉角的公車路線指示海報變得比較高級了

2012年8月8日

日式過曝?

前些日子有人發問:「要怎麼拍出日式風格的照片?」當時沒有仔細思考這句話,就回了對方網路聽到的答案:「把字改成日文。」直到今天看別人的作品描述:「這次拍攝的風格為過曝的日式風格」因此升起了好奇心,或許下次被問到,我可以給一個更好的答案,而想知道所謂的「 日式過曝」到底是什麼?

於是我搜尋關鍵字「日式 過曝」並沒有找到能讓我理解的日式過曝介紹,若從一些很多人推的作品來看,給我的感覺是:「利用過曝或是輕微失焦減少畫面中部分細節,使畫面更為簡單清爽。」看了一些作品後,突然發現這樣的照片非常適合搭配文青相機使用,因為畫面帶給人的情感並不強烈,甚至讓人懷疑畫面中的東西根本不是主角,此時文字一加上去便可吸引別人注視,並不會感到背景空洞。不過這樣的前提都是拍照成功為前提才。

網路上看到不少為了追求日式過曝,把好好的人拍成像喪屍一樣膚色死白,甚至是感覺照片就是蒙上一層白紗。但這樣追求攝影風格,有意義嗎?
我覺得拍照重點在於能夠留下當下攝影師覺得最美好的畫面及事物,可以模仿別人的風格,但不應該以拍出那樣的風格最為最終目標,而應該思考如何才能拍出自己最喜歡的樣子。

在這篇文章打完的前幾分鐘,突然想起一個我很喜歡的攝影部落格:HC 攝影小站,裡面並沒有像其他人那樣使用大量的過曝,卻勾畫出相當簡單清爽的畫面。

2012年4月26日

人生2012的新一頁

上一次寫網誌都已經是七個月前的事情,但這期間能說的東西倒沒有想像中的多。

研究所考試,可以說是這輩子數次準備考試中競爭對手最少,卻也讓我最恐慌的一次。因為這一次的考試,不論怎麼念都永遠會有沒把握的部分,甚至是「哼!送你!」想法比率最高的一次,雖然到最後都還是會嘗試把「送你」的東西再讀過,但仍舊很沒自信,因此在進考場時,特別能感受從前考場上同學們抱著書猛讀的意義是什麼。

我只報考了場考試,中央物理和台聯大物理類。中央物理上了,台聯只有兩間備取。
中央物理考科只有普物,很好準備,但今年考試讓我相當意外,感覺很像數字變成非常醜的高中題型,尤其看到卷首寫著重力常數時,內心都不知道罵髒了多少次髒話,但大略並沒有考多難的物理觀念。
另外需要準備的東西是備審資料和面試,我強烈地懷疑,教授根本沒(仔細)看過備審資料,所以完全不理解為什麼會以「教授需要時間看備審」為由要求在考後幾天就交出備審資料,而不是第一階段通過者繳交備審資料。之所以會說教授沒看過是因為面試教授分成兩間面試,分別聽你報告和問物理問題,但兩邊卻都問到我備審資料寫得相當詳細的內容,因此我認真覺得考官根本沒看過!台聯大的話,只有備取,沒什麼好說出來參考的了,但不得不提的一點,如果台聯近物寫得很挫折,請不要在意,強者朋友近物超低照樣上清大。

進入研究所的部分,則找了新老師當未來的老闆,所以進實驗室後似乎就只會有碩一和老師兩邊對望,不會有學長告訴你實驗怎麼做才不會撞牆,但應該會學到非常多東西,也就真的會跟面試時說的一樣:「我想嘗試實驗室的規劃與架設」,只能祝自己未來順利了。

工作方面,由於風水流動而接了個管理實驗室的助理職。平常其實事情不算多,只是忙起來會像跑百米障礙。尤其是發現小大一無法接出真實電路元件的串聯及並聯時,更會需要不斷奔波替換保險絲。大略來說就是個不會讓自己不知所措的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