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頁

2015年10月18日

挑戰眾人的勇氣

近幾次社會運動中,網路所扮演的角色越發顯著,感覺身旁友人越來越常透過網路討論社會議題,但這卻讓我越來越不敢於網路上談論這些議題。

社會議題並不是非黑即白,或許是大家受到媒體洗腦的影響,怎樣都要幫你貼個標籤,叫聲『黨工』。只要感受到政治不正確(或是立場相違背),就完全沒有討論空間。甚至有的政治熱血派還會因此刪好友並沾沾自喜的表示:「我的臉書塗鴉牆上沒有另一派聲音了,清理好友有效。」

曾經樂觀的以為,近幾年可以看到網路世代資訊流通,使得議題討論更加多元,或許會逐漸取代掉數年前「只看(聽)自己想看(聽)的」這樣如訂閱具立場報紙一般的老舊作法。但現在看起來,比起媒體的社會責任,閱聽人素質的才是更大問題。似乎大多數閱聽人習慣了情緒的煽動、投入,表面上好像開放討論,但卻毫不打算與自己相悖立場者空間,每次看到心中就會有這句話浮出:「言論自由人皆可有(除了立場和我不同的人以外)」

有一次在匿名闡述自己的政治立場,為了避免激怒其他人,我很刻意地從單詞的定義開始闡述。原本期待可以有人看到定義後,可以和我討論那樣的定義和現在網路大眾的主流為何不同,在法理上為何不被認同... 等。卻沒想到底下回文沒幾句後,便被說「我真佩服你的奴性」。看到這樣的回應後,覺得還好自己無法得知對方是誰,不然我可能真的會被奴性二字激怒而報復該友人。

每次和無法用邏輯或是更多資料刺激我的人討論,心中就會懷念以前身旁一群人腦袋CPU開到最大,討論中卻又相互攻擊,儘管是反方立場,也能讓我有所吸收的日子。